乱 色 小说

第一十七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愁眠2020-04-15 04:12: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天地一片祥和,无晴的夜空,一片勃勃生机,突然来了几个人,从远处飞来,天空瞬间爆出几种不同颜色的光芒,只见那个修仙者脸色苍白,手中握着散有青色光芒的玉珠,身上衣服也有被剑撕裂开的破口,但是里面的皮肤伤口以眼见的速度快速愈合,而后面的三个人虽穷追不舍,看起来却十分从容不迫,因为在这三人的眼中,他也就是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脸色苍白的修仙者,心中一横,像是做出什么决定了一般,一只手御出一个复杂的法决,身体中的血液快速流入这个玉珠之中,然而脸色却更加苍白。

  这时,后面的三人大愕,忙喊道:“住手!”

  话音未落,只见那个修仙者和这个玉珠融为一体,随即放出万道光芒,向周围四处散去。

  只见,他最后一刻微笑着,缓缓吐出两字:“别了!”

  那三个修仙者脸色大变,立即御出遁术想要逃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方圆万里包括空间产生剧烈的波动,令整个世界如坍塌一般,瞬间夷为平地,生灵万物无一幸免。稍微远一点的生物似乎感到了生命的危险,一个劲地向外跑,造成了附近的人类城池爆发兽潮,万里之外的宗门,都感受到剧烈的波动。所有的人都出来救灾加固宗门。

  万里之内的灰飞烟灭,万里之外的也爆发了剧烈的地震,所有的房屋都坍塌了,这一刻,所有人纷纷逃离,在修仙者的帮助下,爆炸中心方圆两万里成了禁区,不得靠近。据说后来有无上能者前去探查,靠近不到中心的五千里,距离越近身体之中的灵气消耗越多,最后其体内灵气消之殆尽。禁区中心散发出的青色光芒,无声无味,但进入身体之中后却可以扰乱体内灵气,破坏灵根。于是这些大能纷纷离开,并且规定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后来称之为第七禁区。

  凌志国,离渊镇,胡志在小溪边上,流水哗哗直下,胡志手杵着脑袋,目光无神,思绪不知飘向何处。

  那次爆炸,胡志只感觉到天地震动,只见一道光芒飞来,随后就来到这。

  原本胡志不相信有仙人的存在,但是自己魂穿到这个小孩身上,这种诡异的事他也想不通,由于小孩正患伤寒,身体虚弱,从而让自己有了可乘之机,让自己占据了这个身体,调养几天后,伤寒才好,爹娘以为是药效的结果。

  殊不知胡志前世就饱读诗书,其中就读有少量的医书。大病看不懂,但是这种小病还是能自我治疗的,只要对症下药,就能恢复如初。只是那个讨厌的庸医,骗了不少爹娘的钱财。可惜的这个身体原本就是不学无术,加上年龄尚幼,也不方便暴露自己的才识,令人发现自己的异常。

  初来到陌生的世界,还是得循循渐进,慢慢来,不能暴露出过多的异常表现。一想到还要表现小孩般的天真无邪,心中更是无趣的很。

  胡志这个世界也叫胡志,并没有什么改变,上辈子只是个秀才,除了读书之外也不会什么手艺,自从秀才之后屡中不第后,也就心灰意冷了,这辈子也就比别人多了一些学识和人生阅历。

  夜间月色高亮,天色渐凉,少年在院子里练功。没错,正是这个世界的功法。内功也是这个父亲祖传的功法,也是这个原本身体留的最大财富,也是令他比较惊喜的地方,只是不曾想到的是,原本这个身体的胡志,却不认真修炼,使得只有其表没有实际应用。

  父亲是离渊镇上的六个小家族之一,上面还有三大世家,而我们胡家正是依靠的是杨家,母亲是杨家的嫡系,和父亲算是政治联姻。

  魂穿一年的时间里,胡志修炼的内功,便是胡志每天雷打不动的功课,除此之外,就是在修炼家里剑术,每天千遍《基础剑法》和《霸道剑法》,看的胡志一阵汗颜,霸道剑法谁起的名字,使起来却一点都不霸道。没办法家里只有这点存货,多的父亲也没有,武功秘籍稀缺,都是上流人物保存的,怎么会流传出去?

  倒是离渊镇上的坊市有不少秘籍,都是残缺的,你也不敢去练,万一练出个走火入魔,那就没得救了。因为大多数人修炼的残缺秘籍,到后面都是走火入魔的,所以都不敢去修炼,除非个别的,只能说运气使然,或者正好体质要求合理。

  这一年里,消耗了不少药材,才把内功提升至后天五层,要知道父亲才只是后天八层的,也是家族唯一的八层,这也是胡志发现,夜晚在月光下修炼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其实胡志不知道的是,那个玉珠在那脑海之中,但是胡志却不知道,那个玉珠在胡志修炼之时,自动吸收月之精华,随后反馈其身,只是胡志还只是后天,做不到内视,体会不到,一切的功效,只能归根自己天纵奇才,还有药材的功效。

  早上,胡志稍微洗漱一番,开始练剑千次,其实胡志已经练到大成境界,挥剑也流畅自然,毫不停歇,威力更猛。

  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声音,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胡志哥,胡志哥,打起来啦,打起来啦,胡轩和张兴河打起来啦。”

  一走进院子突然声音戛然而止,而那个人一动不动,咽了咽口水,喉咙在脖子上咕咚一声,事情紧急,怎么忘记了胡志哥的院子,这个时候他在练剑,闯进去的后果怎么忘记了,冷汗直流,只见脖子下的衣角,突然破裂开,露出里面的皮肤,只见一剑润红色的痕迹,虽说没有流血,但是也够吓人的,心中更是想到,胡志哥的武功越来越厉害了,以后打死也不来这了。

  胡志听了之后心里一动,便道:“带路吧。”

  胡润林马上擦掉头上的汗,恭敬的领着胡志来到离渊镇的后街上,只见十数名垂髻小董,手中都各持着竹仗木刀呼啸而过,和路边的小摊商贩避免不了的摩擦,周围的人敢怒不敢言,只能心中咒骂,只见那个小童拿着竹仗,一棍没打到,倒是打翻了货架,针头线包的都滚落到地。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