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色 小说

第三章 收下傲夫人

愁眠2020-04-16 03:32:0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歇息了半分钟的时间,冰云和关堂也足足凝视了对方半分钟,两人似乎是同一时间恢复好的体力,不约而同地大喝一声,又厮打到一处,这回两人由近身的格斗也变成近身擒拿和摔跤。

  就这样两人又厮打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才气喘吁吁地各自分开。现在,他两人已打成了僵局,冰云奈何不了关语堂,关堂也同样奈何不了冰云。

  这种谁都奈何不了谁而又必须得分出个胜负的战斗是最艰苦又最漫长的,以至于其它小组之间都已经决出胜负,而他们这边连第一场都还没有打完。

  王权、柳婷、宇宁等人谁都没有想到关堂会这么强,强到可以和冰云抗衡这么久而丝毫不落下风的地步。

  看着场上已打到筋疲力尽的两人,宇宁暗暗咋舌,看来自己还真是小瞧了六组。

  俗话说得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可能有两个人的实力是一模一样,分不出一丝一毫高低的。

  在半个钟头过后,关堂已累得趴到地上,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而冰云还能颤巍巍地站起身,虽说他连腰都已直不起来。

  看到在地上扭斗的二人已一人站起,一人趴地不起,周围爆发出一阵掌声。夏王权猛然惊醒,扭头一瞧,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所有的学员都已聚到他们的周围。

  冰云没有理会周围观战的众人,他低头看着躺在地上不停喘息的关堂,问道:“你……还打吗……”

  关堂握紧拳头,狠狠锤了下地面,一句话都没说地闭上眼睛。

  “丢人显眼。”随着一句话音,沈罗走下场,抓住关堂的腰带,只用一只手便把他提起,送到场下,而后,她重新走回到场中,对冰云说道:“我让你休息五分钟。”

  “不需要。”冰云垂着头,有气无力地说道。

  “哼。”沈罗哼笑出声,她大步流星地走到冰云近前,突然抬起手臂,对着冰云的头侧猛砸下去。

  冰云使出浑身的力气,抬起手臂格挡,嘭,他的胳膊是挡住了沈罗这一拳,不过人也横着被砸躺在地上。

  距离较近的人甚至都能感觉到脚下稍微震颤了一下,可见沈罗这一拳的力道之大。

  这哪里还是女人,简直比爷们都爷们!

  她看都没看倒地不起的冰云,目光瞧向王权等人,粗声粗气地说道:“下一个是谁?”

  如果说关堂够可怕的了,那么这个沈罗则更可怕,不管怎么说,关堂还是个人,而沈罗怎么看都像是个女金刚。

  柳婷吞了口唾沫,深吸口气,向前走去。韩曰昊把她的手腕抓住,低声说道:“组长,你行吗?”

  “不行也得行。”柳婷甩开张召扬的手,来到沈罗进来,双拳抬起,拉开架势。

  看着比自己矮上大半头的柳婷,沈罗扑哧一声笑了,上下打量着她,说道:“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能挡得住我一拳就算你赢。”

  这话太羞辱人了,柳婷气极,猛的向前窜出,同时轮起一脚,横扫沈罗的面颊。

  后者随意地抬起胳膊,也没见她怎么用力,只是向外一挥,不仅把唐馨全力的一脚挡开,连带着,让她整个人都横飞出去,摔出一米多远。

  柳婷感觉自己这一脚不像踢在人身上,更像是踢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腿骨都像要被撞断似的。

  她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呢,沈罗大步流星地来到她近前,一手抓住她胸前的衣襟,另只手扣住她的腰带,双臂一抡,将柳婷硬生生地高举过头顶,随后,她双臂用力将柳婷向王权等人所在的地方一抛,大喝道:“再下一个是谁?”

  哗啦。

  王权等人急忙出手,把被甩飞过来的柳婷接住,连带着,众人被撞得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

  现场瞬间响起一片哗然,人们现在算是真正见识到了沈罗的恐怖实力,原来六组实力最强的并非关堂,而是这位‘女金刚’沈罗。至此之后,沈罗也得到个女金刚的绰号。

  在柳婷之后,第三个出场的韩曰昊。

  冰云和柳婷都是一回合被她击倒,韩曰昊比他二人稍强一些,坚持了五个回合,被沈罗的大脚丫子踹在肚子上,这就一击,已让韩曰昊面容扭曲,当场站不起来了。

  看到这,宇宁打后脊梁冒凉气,喃喃自语道:“我的娘啊,这位姑奶奶是要一挑六的节奏啊。”

  第四个出场的是李龑,他可算是十一组的第二号战将了。只不过这样的格斗对张召扬而言并不公平,他并不是以身体素质见常的,特种部队出身的他,所学的都是杀人技巧,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狠的手段杀死敌人,而在与自己同志的格斗当中,这些招数大多都是不能用的。

  即便如何,沈罗想战胜李龑也并不容易。两人在场上你来我往的打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分钟后,两人的头上都见了汗,五分钟后,两人也都开始气喘吁吁,十分钟后,沈罗还是气喘吁吁,而李龑的嗓子则像是拉开的风箱,发出嘶啦嘶啦的吸气声。

  就身体素质而言,他确实要差上沈罗一大截,短时间他还能坚持,时间一长,他渐渐支撑不住。

  又打斗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沈罗抓住一次机会,一把把李龑按在地上,她整个人骑在李龑的身上,一只膝盖压住他的胳膊,一只大手按住他另只胳膊,她的另只手臂则死死缠住李龑的脖子,用尽全力地向后勒。

  还不到十秒钟,李龑就开始翻白眼了,感觉自己随时都能被她勒断气,他的手掌在地上拍了又拍,表示自己服输。

见状,沈罗这才嘿嘿怪笑一声,把他放开,接着,边从他身上站起,边怕着巴掌边说道:“你小子还挺不错,有两下子,比刚才那几个强多了。”

  正坐在一旁休息的冰云、柳婷、韩曰昊同是老脸一红,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柳婷打报不平地说道:“如果不是老冰已累得筋疲力尽,你怎么可能赢得了他?”

  “闭嘴吧,手下败将,我都懒得理你。”沈罗脑袋高高扬起,对柳婷的态度完全是不屑一顾。

  柳婷气得抓狂,恨不得扑过去挠她两把,咬她两口。

  比赛还得继续,随着李龑的战败,接下来轮到宇宁出场。

  哎呀我的妈呀!看着那在场地中央的女金刚,宇宁心凉半截,心中暗暗埋怨,你们倒是多消耗点她的体力啊,轮到我这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取胜,可现在女金刚还像没事人似的,这叫我怎么打?

  见宇宁不是向自己走过来,而是双脚在地上蹭着向前移,沈罗又好气又好笑,向他招招手,不耐烦地说道:“你快点行不行,在用脚绣花吗?”

  宇宁感觉自己已经走出好几步了,可回头一看,连半米都没走出去。

  见他迟迟走不到近前,沈罗再忍不住,大步流星地主动向他迎了过去。

  她不过去还好点,这一过去,宇宁就像老鼠见到猫似的,一蹦多高,扭身就跑。

  “你跑什么呀?”沈罗气急败坏地大叫一声,随后便追。

  “这是战术,你懂个屁。”宇宁一边绕着场地跑,一边头也不回地大叫道。

  沈罗咬了咬牙,怒吼道:“我看你能跑到哪去?”

  就论跑的本事,宇宁还真就很有一套,虽说只是绕着小小的场地跑,但却让沈罗怎么追都追不上,也不知他俩绕了场地多少圈,最后连沈罗都累得汗珠子一个劲的往下掉。

  她停下脚步,边喘息着边问道:“你到底还打不打……”

  “怎么?你要认输了吗?我看你就认输算了,别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

  “我让你小子跑。”沈罗受不了姚佳的挑衅,再次向他冲去。

  她来,宇宁就跑,她停,宇宁就在一旁冷眼冷语地挖苦嘲笑。反复如此,直把沈罗气得暴跳如雷,但又抓不到他,拿他毫无办法。

  “纵然你是狗熊成精,你也就空有一身蛮力罢了,登不上大雅之堂,一辈子当小兵的命!你啊,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从哪里来还是回哪里去吧,安安分分地当你的小兵。”

  泥菩萨还是三分土味呢,何况沈罗本就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在宇宁连番的挖苦下,她终于被气极了,怪叫一声,发了疯似的向宇宁追去。

  这回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打算停下来了,看她双目圆睁、咬牙切齿、五官狰狞的模样,人们都忍不住为宇宁捏把冷汗,感觉他一旦被沈罗抓到,都能被她活生生地捏死。在沈罗的穷追猛打下,宇宁被逼得是上窜下跳,左躲右闪。别看他嘴上不饶人,实际上他也累得够呛。他二人一个在前跑,一个在后追,都使出全力。

  或许因为宇宁体力下降的关系,渐渐的,他的速度慢了下来,身子也不如刚开始那么灵活,脚下一个没留神,就听扑通一声,他怪叫着向前扑倒。

  沈罗眼睛顿是一亮,心头暗喜,你小子终于跑不动了!她边一步步地向宇宁逼近,边咬牙说道:“跑啊!你倒是再跑啊!臭小子,今天你就算不把你自己累死,我也得把你掐死。”

  说话时,她两眼都射出骇人的凶光。

  宇宁确实还想跑,可他现在实在跑不动了,左脚只稍微用力,脚踝便传来一阵阵针扎般的刺痛。

  他眼睁睁看到沈罗来到自己的近前,弯下腰身,伸出来的大手缓缓掐住自己的脖子。在那一瞬间,他真的感觉到自己已被逼到鬼门关的边缘,沈罗真的能扭断自己的脖子。

  正在这时,突然,人群里飞出来一条白色的毛巾,落在沈罗和宇宁的身边,同一时间,王权走下场,一字一顿地说道:“他输了。现在,你的对手是我。”

  沈罗怔了怔,接着勃然大怒,她好不容易把这个死皮赖脸的讨厌鬼制住,结果手还没动一下呢,对方便要认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她没有搭理王权,双手仍向宇宁的脖子掐去。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