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色 小说

第二十二章 《灭神斩》

愁眠2020-04-14 19:52:0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哈剑歌把腹内灵气全部炼化成灰白生气后,看着又大了一圈的生气,他的头也跟着大了一圈。照大嘴师傅所说,把生气再凝练到小拇指粗细,才能开窍。可是我每天都在吞食灵气,生气也在炼化,何时才能凝练完成?

  难道凝练成小拇指粗细只是一个标准,我根本不用在意生气的多寡,只要能超过大嘴师傅说的程度就可以了。等到心神能控制那股生气我就能开窍了。

  对,应该是这样!我现在应该着重修炼神念,但生气也不能耽误凝练,毕竟我要开的窍不是一个,而是至少三十六个!

  想明白后,哈剑歌精神一阵,心神退出体内,睁开双眼发现天色已经乌黑。哈剑歌下意识向那石屋看去,犹豫了一下,打消了去那里的念头,转身看着那棵在黑夜里泛着淡淡荧光的桃树,他愣了愣神,突然想起白日桃夭告诫他不许他接触桃树。他似是想到什么般,脸色变了变,悄悄移动一段距离,远离桃树。

  强行压下有些害怕的情绪,他盘坐在地,心神进入眉心深处,来到那片灰蒙蒙的空间内,默念凝神诀,修炼神念。

  哈剑歌把心神融入那团白色气体中,这样等他心神疲惫后,可以直接借助白色气体温养,随着凝神诀的默念,灰色雾气缓慢的向哈剑歌心神所处的地方涌动,灰色雾气一点点的聚拢在白色气体周围,凝聚着、变化着。

  两个时辰之后,哈剑歌发现周围雾气散尽,包裹着那团白色气体,两者相互融合变化着。这片空间则变得清晰起来,只不过四周依旧雾气萦绕,看不到尽头,但那道青铜大门却赫然在目。

  发觉心神依旧充沛,便继续修炼,见灰色雾气已经聚拢,按照凝神诀所说,这神念第一阶段“聚念”应该是完成了。

  那接下来便可开始第二阶段“化形”的修炼了。按照凝神诀的方法,哈剑歌开始忘我的修炼起来。

  一个时辰后,哈剑歌看着那团灰色夹杂着白色的雾气慢慢的凝聚成一个人形轮廓。这便是化形吗?哈剑歌看着这道人形,感觉到心神出现疲惫感,他咬了咬牙继续修炼,只要把这道人形凝聚成一个清晰的人模样,那这第二阶段便是完成了。

  又是两个时辰之后,哈剑歌强忍着不让心神退出体内,看着面前这个“小人”,他微微一怔,旋即便释然,这不就是缩小版的自己嘛。

  只是这个“小我”怎么目光空洞,一点表情都没有。突然他想到什么,让心神飘到那个小人身上。刚一接触,他便感到一股无法言说的感觉,就好像心神与这个小人融合了一般。

  他心神一动,想象着抬了下手,果然!小人也跟着抬了下手,哈剑歌明白了,当心神与这个小人融合,才能真的让他“活”过来。

  这就是神念化形成功了!他又试着做了些动作,完全一致,自己的心神与之完美契合。

  只是这个“小我”能用来做什么呢?这是我的神念所化,是不是代表我的心神更加强大了?又一股疲惫感袭来,“小人”哈剑歌感觉到脑袋有些眩晕,正准备退出心神时,他感到眉心一股温凉之意,传遍整个身体,那股眩晕感便消失不见。

  嗯?难道是那团白色气体,难道也融入到我这个“小人”身上了?突然一副画面传来,他看到神念小人的眉心处有个淡淡的桃花印记。

  这是仙女姐姐留下的那团白色气体所化?哈剑歌略微沉思了下便明白过来。应该就是了,这团白色气体所化的桃花印记,可以帮助我温养心神。

  哈剑歌在心底默默地想着,如果没有仙女姐姐的凝神诀和这团白色气体,自己不知何时才能凝聚出这个神念小人。嗯,往后要多给她送些吃的才好。

  想到刚才出现在眼前的画面,哈剑歌想明白了什么,他决定尝试一下。心神一动,眼前突然一花,神念小人瞬间来到气海中。

  果真如此,哈剑歌看到气海中那股收尾相连转着圈圈的灰白生气,心下一喜。这个小人就是我的神念所化,当化形成功后,心神便能与之融合,两者融为一体。

  而自己的肉身便是它的地盘,它想去哪就去哪,不受阻挡瞬间便至。

  唔……那道青铜大门应该是进不去,体内窍穴应该也是无法进入。

  看着气海中那股灰白生气,他念头一动。神念小人便盘腿坐在气海之中,高举双手,做望天状,默念二十字口诀,用剑来秘典上所讲的淬炼灵气的方法开始凝练生气。

  他明显的感到,灰白生气比往日转的更快了,灰白生气快速的压缩凝聚,那原本拇指粗的生气正肉眼可见的缩小着。

  当灰白生气凝练至小拇指粗细后,哈剑歌停止了修炼,眉心处传来阵阵温凉,驱散着那浓烈的晕眩感。

  突然他发现那股生气的一端有变化,心神一动,神念小人便来到生气跟前,凝神一看,哈剑歌发现生气的一端变粗,一端变细,而那粗的一端,好像生出一个蛇头?只是那蛇头上还凸起了两个包。

  这?难道生气和神念一样也能化形?哈剑歌震惊的想到。

  不知道我继续凝练生气,这条像蛇的样子的生气会不会变得更加明显?哈剑歌猜测到。只是今日心神太过疲惫,他也不敢再继续修炼。

  只能退出体内,等心神恢复正常再继续修炼。刚好询问一下仙女姐姐有关神念和生气化形的问题。

  如是想到,哈剑歌心神便从体内退了出来。睁开双眼,见天色已蒙蒙亮,望着东方缓缓升起的那轮红日,他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身体,感受到咕噜咕噜直叫唤的肚子,他转身向桃树看去。

  似乎一夜的修炼,让他忘记了桃夭的告诫,咕咕直叫的肚子催促着他向那棵古桃树走去,他要爬到桃树上摘些桃花充充饥。

  抓着粗壮的树干上那个凸起处,哈剑歌便准备向上攀爬。

  石屋内,桃夭突然惊起,感受着身体的传来的异样,她脸色瞬变,突然想到昨日便在山顶修炼的哈剑歌。

  白影一闪,她便出现在山顶,正好看到哈剑歌抓着桃树的瘿结往上爬。

  “你!给!我!下!去!”桃夭脸色通红,咬着牙一字一顿恨声道。她伸手一挥,正往声音的方向看过来的哈剑歌,突然感到天旋地转,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山下飞去。

  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的哈剑歌,扑通一声,摔到了桃山脚下的那处空地上。

  趴在地上的他,此刻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错位了,整个脑袋依旧天旋地转。良久,他才挣扎着爬起来,有些不解和委屈的望着山顶,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把自己扔下来了。

  我也没做什么啊?突然他一拍脑袋,一脸懊恼,这才想起她交代不许碰桃花树这事了。

  咬着嘴唇,哈剑歌神色复杂的看着山顶,在想着要不要上去认个错,突然视野内一个黑影飞来。砰的一声,砸在他的脚下,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餐盒,哈剑歌面色一苦,蹲下身捡起散落的碎片。

  失魂落魄的向剑冢山走去。

  桃山山顶,桃夭胸口起伏不定,望着山下的哈剑歌,她愤愤的说了句:“叫你不要碰,非要碰!”然后她看了眼桃树,目光落在树干上那个名叫瘿结的凸起,脸色通红的啐了一口:“小色胚子!”

  随后她目光又穿过层层阻碍,落在低垂着头一步一步登山的哈剑歌身上,“我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可是我都与他讲过不许爬桃树,他非要爬,还抓的那里……”又暗自嘀咕了一阵,桃夭又羞又恼还有一丝悔意,随后她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句,“闭关去了!”

  一闪而逝,消失在原地。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