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色 小说

第三十七章 杀戮之界印

愁眠2020-04-13 18:52:1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铜钱外圆内方代表着天圆地方法相,而中间的帝号表人,刚好满足天地人三才之相。说到这里不得不佩服老祖宗的智慧,就像我们经常使用的筷子一样,处处充满了智慧。

我折好柳枝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此时爷爷正坐在院子中央入定打坐,我慢慢的放下了柳枝也效仿起了爷爷的动作。

片刻之后,整个院子中都飘香四溢,我知道这是夹生饭的味道。没一会儿,李婶婶就惊喜的冲出了房门:“吃了!吃了!”

我听着李婶婶激动的话语,便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既然吃了那就说明那枉死的孩童已被夹生饭所诱惑,她暂时不会想到去害小糯米,这就表示我们已经成功的拖延了时间,现在只要等到那几个杀猪的和晨露一到便可驱鬼了。

杀猪的,因为常年见血,身上的煞气极重寻常的鬼怪是不敢靠近的,所以他们不必去担心自己会被鬼附身,这也是爷爷选择他们的原因所在。

就这样,我们在院子中静等了一夜,还好现在是夏季,不然我们恐怕会被活活冻死。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了村子中,我兀的睁开了双眼,此时已是日上三竿,而李爷爷也顺利的接到了五碗晨露回到了家中,回来之后爷爷一再告诫他不能将晨露放下,要一直端着,这可苦了李爷爷与那四个和他一起上山接晨露的叔叔婶婶们了。

好在他们还是咬着牙坚持到了李叔叔回来,李叔叔回来之时已是傍晚六点钟了,距离太阳落山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他们这也算是如期而归。看着李叔叔身后那五个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大汉,我不禁在心中感叹,果然,杀猪的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记住,无论你们听到什么,或是看到什么,都不要进来,否则你们定将悔恨终生。”

见院子内的所有人都点头应是,爷爷便命所有人在院子等候,他便带着我和那五个杀猪的进入了屋内。此时的小糯米刚刚吃完第四碗夹生饭,他的嘴角还悬挂着白色的米粒。在看到那五个杀猪的以后,小糯米顿时神色惊恐的向后退去。其实准确来说他是忌惮那五个杀猪的手中的柳枝和晨露。

爷爷自口袋中拿出了一张被叠成了三角形的黄符便吞入了腹内,随后,我也拿出了一张黄符吞入了腹内。这黄符名叫拟声符,这拟声符的作用就是与鬼进行通话。其实鬼说话我们人是听不懂的,毕竟人死后成为魂体便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了。

“孽障,还不走!”

爷爷话音落下,就见对面的小糯米眼中的瞳孔转瞬间便被周围的眼白所取代,他全身上下的皮肤突然间变得异常惨白,就仿佛一个雪人。此时小糯米的七窍中均流下了丝丝血水,浓重的黑气在小糯米的周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了开来。

“啊?!”望着这一情形,那五个杀猪的大汉,均是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色。他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不过所幸的是他们只是吃惊了片刻,并没有被吓得晕倒在地。

“嘻嘻!嘻嘻!”

诡异的笑声充斥在了我的耳畔。此时我的右眼清晰的浮现出了那女童的样子,此时的她,身穿一身鲜红的裙子,先前的那两条羊角辫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她那一头披肩的长发,那长发居然无风自动,而且她的双眼异常的血红,简直与我的右眼如出一辙。

“冥顽不灵!”说着,爷爷便祭出了五帝钱,将五枚铜钱一一打在了小糯米的眉心以及他的四肢上。

而我的右眼清楚的看到了那五枚铜钱此刻正闪着金色的光芒。此时的小糯米,开始放声哀嚎:“妈妈!妈妈,救我!妈妈!”

院子内的李婶婶听到了小糯米的惨叫,就要进去,却被李叔叔拦在了原地:“你忘记叶叔公的话了吗?”

我透过窗子见李叔叔将李婶婶拦了下来,顿时长出了一口气。此时的小糯米被五帝钱桎梏在了原地,丝毫的动弹不得。他翻着只有眼白的双眼瞟向了左右手上的五帝钱:“啊!放开我!放开我!”

“快!将晨露泼在柳枝上,抽他的身体!”

爷爷话音落下,就见那五个杀猪的大汉,忙是将碗中的晨露泼洒在了柳枝上,然后他们五人飞快的向着小糯米而去。

“一人固守一个方位,对准铜钱抽打他的身体!”

那五名大汉依照爷爷的吩咐分别用柳枝抽打在了小糯米的头顶与四肢。顿时哀嚎声再次响起:“啊!我要你死!”

就在小糯米话音落下之后,爷爷拿出了一道符纸,并迅速的咬破了食指将食指中的鲜血印在了符纸上,顿时黄色的符纸上朱砂笔撰写的地方亮起了一阵强烈的红光,对于这种灵力的体现寻常人是看不到的,而我也只能通过异变的右眼来辨识。

爷爷以迅雷之势冲到了小糯米的面前,快速的捻动了一个指决,便将手中的符纸抵在了他的眉心:“破!”

通过我的右眼我清楚的看到了那女鬼被爷爷用符纸打出了体外。紧接着小糯米便倒在了床榻上。

“一人固守一枚铜钱,面向墙壁站好!”

那五人按照爷爷的吩咐分别守在了小糯米的面前,就在这时,那被打出体外的女鬼就要再次进入小糯米的身体,这一次他却被那五个杀猪的身上血色的煞气所弹飞。

现在那女童的魂体越来越暗淡了。这一次她竟变回了先前那扎着两只羊角辫的模样,化为了生前的样子,然后她便大哭了起来。

看到这里,爷爷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破杀符:“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不忍再杀你一次。不过冤有头债有主,小糯米今生欠你的,下辈子他一定会还给你。五天之后,便是你的头七回魂,你回去看看你的家人吧。”

望着女童那迟疑的样子,爷爷又道:“村子东边我已经给你备好了寿衣,去吧。”

女童闻言跪在了爷爷的面前,磕过一个头之后,女童的鬼影便消失在了屋内。见女童已经离开,爷爷来到了小糯米的身旁为他把了把脉:“脉象虚弱,并无异常,嗯,可以了。长生,去把外面的人都叫进来吧。”

“是,爷爷,”我走出了房门将李叔叔一家人都叫了进来,李婶婶看到躺在床榻上十分虚弱的小糯米顿时抱着他的身体泪如雨下。

“叶叔公,小糯米他... ...”

爷爷望了一眼李叔叔:“放心,已经没事了,只是他现在的身子骨有些虚弱,给他煲点鸡汤补一补吧。”

“好好好,我这就去。”说完,李叔叔匆忙来到后厨提起菜刀便冲出房门走向了院子内的鸡棚。

“叔公,谢谢您救了我们家小糯米,”李婶婶起身就要对着爷爷下跪,爷爷忙是扶起了她:“无需多礼。”

“叶老哥,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说着,李爷爷拿出了一些钱币放在了爷爷的手中,爷爷摇了摇头将钱财推了回去:“这你可就见外了,如果真要谢谢我的话,那就给我一粒米吧。”

李爷爷知道爷爷的规矩,便也不再推辞,将钱财收好之后,便来到后厨拿出了一粒米送给了爷爷。这是爷爷很早以前便立下的规矩,为人做事他的报酬只是一粒米,以前我也问过爷爷为什么只要一粒米,而爷爷当时却笑而不语,因此,直到现在我也对爷爷的做法一无所知。

“多谢五位相助,今日回去之后,你们五人切记,要斋戒七日这七日之内万万不可杀生。”

那五个杀猪的大汉,闻言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联想到爷爷先前施展的道术,他们五人便小鸡啄米般的不住点头应允。

“嗯,如此便可。”爷爷回头看向了身后的李爷爷:“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与长生就先回去了,告辞。”

就在爷爷转身欲势要走的那一刹那,我的右眼再一次变得血红,我知道这是遇鬼的征兆。

难不成那女童后悔又跑了回来?

但是当我看到站在人群中的李奶奶时,我才知道,不是那女童而是另一只恶鬼。就在这一瞬间,我咬破食指,祭起一张破杀符,便直逼李奶奶的眉心而去。

“破!”

破杀符被我贴在了李奶奶的眉心,随着我的话音落下,李奶奶惊恐的后退了半步,只听一声惨叫,一只魂体被我打出了体外,而李奶奶也直接晕了过去。

直到这时,我才看清,那是一个长发披肩,舌头拖地的长舌鬼。

“呔!”

见我手持破杀符,那长舌鬼忙是穿墙而出,就在我要追赶的时候,爷爷却拦下了我:“长生,不要追了,那长舌鬼已经被你打伤了魂体已经不能再害人了,让它离去吧。”

听到爷爷的话,我便收起了破杀符:“知道了,爷爷。”

“这... ...叶老哥,这又是怎么回事啊。”李爷爷茫然的看向了李奶奶。

“李奶奶一定是没有听从爷爷的劝告,在烧寿衣的途中她一定是回头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这老婆子,不要紧吧。”

“李爷爷,你放心,已经没事了。”

李爷爷闻言顿时长出了一口气:“谢谢你啊,长生。”

“李爷爷,您客气了。时间不早了,那我和爷爷就先回去了。”

“诶,好,我送送你们。”说着,李爷爷便起身与我和爷爷一同走出了屋子。

我与爷爷回到住处以后便早早的睡下了。这件事情也因此告了一个段落,原本以为我和爷爷会过上几天常人的生活,却不想三天后,邻村又发生了一件怪事,而那一次的事件彻底在我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甚至直到现在我只要看到黑猫便会不由的一阵胆寒。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