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色 小说

第一十二章 0003 杀戮开始

愁眠2020-04-15 12:32:0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司马白柳看着这么多银子,心里颇有感触。钱是好东西,哪怕是神仙也摆脱不了物品流通。金银虽然是神仙之中最低等的交换方式,但是所有的东西都是拿它们衡量的。

“恐怕这也是你所有的积蓄吧,我要了你该怎么办。”司马白柳说道。

“我已是化外之人,钱财对我来说并无多大作用。当给应用之人这样才能体现它的价值。”翠儿说道。

“哦,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看事情如此通透,真不知道该说你是会来事呢,还是该说你通晓事故呢”?司马白柳笑着说到。

“这有什么差别吗?”翠儿红着脸害羞的说道。

“哈哈哈,没有差别,就是逗你开心。这钱我不能要。你拿回去吧,我岂能收受她人钱财。这样爱财,估计翠儿姑娘可要失望了”。司马白柳嘿嘿一乐。

“这…公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见公子出门在外并不见行李。心想莫不是走的着急忘了带银两,故而才想赠些银钱祝公子应急之用。”翠儿姑娘急得快哭了,赶忙解释。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等我走了再送吧,你先拿着。”司马白柳微微一笑道。

“嗯”。翠儿用力的点了点头。司马白柳第一次见到司马白柳的感觉,就是有点痞坏痞坏的。感觉是有点不正经,相处久了才发现他是个热心肠为人仗义。一点都不坏,说话还很幽默。

说话间来到后院,皇甫星月正坐在一个小亭之中自斟自饮。看情况心情好像有点不太好,一杯接着一杯。

俩人来到跟前,翠儿上前答话:“公主,司马公子到了。”

“嗯,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下去吧!”皇甫星月只顾着喝酒,头也不回挥了挥手让翠儿下去。

翠儿答应一声转身离开,此时亭中只剩下司马白柳与皇甫星月。

“明月心头起,阴晴不由己。相爱为何物,奈何差人意。”皇甫星月一边饮酒一边念叨,“坐吧!司马白柳!”

司马白柳就是一愣,第一次听皇甫星月这么叫自己。司马白柳对着皇甫星月坐下,不知道皇甫星月找自己的原因。

“很奇怪吧,大晚上叫你出来。不会单是让你陪我赏月吧!呵呵,不错今天就是请你赏月的。来喝一杯!我先喝了。”皇甫星月面色霞红,一饮而尽。

司马白柳也倒了一杯,喝了一口。等着皇甫星月说话,就听皇甫星月接着说道:“皇甫妙蛮那丫头找你什么事,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难道她不知道你明天要走,难道不知道今晚我要请你喝酒吗?”皇甫星月不高兴的嘟囔着。

“额,你都知道了”。司马白柳尴尬的说道。

“呵呵,我以为你会说你在监视我嘛”?皇甫星月呵呵一笑道。

“这又不是什么隐秘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七公主找我保媒而已,想不到我真的变成媒婆了”。司马白柳苦笑道。

“哦,竟有此事,想不到那丫头也急着嫁人。这也难怪,错过了时候恐怕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皇甫星月慵懒的调侃道,“不怕实话告诉你,我父亲养了九个奴儿。没有一个小子,他老人家担心没有人给他养老送终。我说‘爹让我来,我不嫁。’结果我也爱上了一个。你说这是不是很讽刺,不知道我爹知道会是啥感想。是被气疯了,还是从新纳个妾再给我生个弟弟。司马白柳,你说我会爱上谁?谁又能看上我这个假小子,哈哈哈我是不是很可笑。”

“不知道!”司马白柳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一向安静的皇甫星月还有这么豪放的一面。

“哼,就知道你不知道,你想知道吗?”皇甫星月问道。

司马白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你不想知道我就偏想让你知道。”皇甫星月撅着嘴说到。

司马白柳静静的听着,皇甫星月今天心情不好话很多。

“我告诉你,我的梦想是当一个仙女。你知道嘛?仙女!就是在空中飞来飞去的那种,听说这样飞来飞去会被人仰视。

可我现在不想当了,谁想变成嫦娥那样整天坐着广寒宫数兔子。我要嫁人,嫁我喜欢的人。你说我能找到那个未来人,未来之人嘛?”皇甫星月自问自答的说着。

司马白柳根本不知道怎么插话,只好静静的听着。

“说,快点回答我。”皇甫星月有点不高兴,撅着嘴使起了性子。

“会的,一点会的。”司马白柳肯定的回答到。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真的找到了。你猜猜,看你能不能猜的出来”。皇甫星月狡黠的问道。

“猜不到。”司马白柳感觉自己被聊傻了。

“就是你,我看上你了。”皇甫星月一指司马白柳。

司马白柳大囧,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哎,不要这么激动,我不会让你负责的!我只是看上你了,又没说让你娶我。来,走一个。”皇甫星月说着举杯又喝了一杯。

司马白柳只好紧跟着喝了一杯,这酒怎么变得苦涩了。刚才还是甜的呢?

司马白柳心中纳闷,就听皇甫星月接着说道:“你爱我吗?”

那双富有灵气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司马白柳,像似想从司马白柳心里掏出什么似的。

“这,我…”司马白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觉得这个幸福来到太刺激太猛烈。小心脏顿时停止了工作,愣在当场了。

“不要否认,你爱过”。皇甫星月调皮的捏了捏司马白柳鼻子,笑嘻嘻的说道。

司马白柳一脸尴尬,脸腾一下红了起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你属于哪一种,司马白柳”。皇甫星月紧盯着司马白柳的脸,俩人如此之近。皇甫星月吐气如兰,司马白柳感觉她的睫毛都快扎到自己的脸。

“我觉得你问的有问道”司马白柳耍了一个滑头,没有直接回她她的问题,这就是一个陷阱。

“哦,哪里有问题,你说。”皇甫星月有点不服气气呼呼的问道,样子着实可爱。

“你应该问,是谁让你永远骚动,是谁让你有持无恐。”司马白柳又开始瞎白话。

“哈哈哈,你真狡诈。来,喝一个”。皇甫星月举杯又饮,司马白柳只好跟着喝起来。

司马白柳心想这小妮子真能喝,在喝我就得出丑了。

“你在想什么,小柳子。”皇甫星月指着假装生气问道。

“我在想,如此明月竟也没有你半点美丽。”司马白柳赶紧编瞎话。

“哈哈哈,你嘴真甜。虽然知道你这是溜须拍马,但我真的很受用。”皇甫星月哈哈大笑。

“我说的是实话,何须拍马。”司马白柳中肯的说到。

“嗯,嗯,就当你说的是真的,来再喝一个”。皇甫星月举杯又起,司马白柳紧跟其后。

“知道孔雀东南飞嘛?”皇甫星月突然问道。

“听说过。”司马白柳如实相告

“那你知道它们为啥五里一徘徊嘛?”皇甫星月又问。

“这个不知道。”司马白柳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傻,那是因为它们飞不动了,哈哈哈”皇甫星月笑道前仰后合。

司马白柳脸一黑,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鸿雁南飞,它偏爱江南秋美。比翼成对,问爱恨都给予谁。与君辞别,草木皆已非,此去你何时归。百娇妩媚,痴情又怨的了谁,凭栏无语心早碎。你这混蛋又再偷看谁,知不知道还有一个爱你的小阿妹。”皇甫星月起身边舞边唱。

司马白柳傻傻的看着,忘记了鼓掌。

“呵呵,我是不是很傻。”皇甫星月扑倒了司马白柳的怀里。

司马白柳拿起旁边的披风给皇甫星月裹上,黯然无语。

皇甫星月好像喝多了,趴在司马白柳怀里睡着了。这时的司马白柳还没皇甫星月高,司马白柳站在石凳搂着皇甫星月。

过了好大一会,司马白柳看着皇甫星月真的睡着了。向远处的翠儿招了招手,翠儿立刻小跑过来。

看着司马白柳搂着九公主,九公主靠在司马白柳的怀里。

“公子,这是…”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