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色 小说

第二十四章 魔法

愁眠2020-04-14 16:32: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算你是长脚的还是没长脚的,只要你是蛇,七寸的位置是死穴。首发地址、反着念

  不过这蛊王也滑不溜秋,而且它的速度,明显在楚枫的速度之。毕竟一个是畜生,一个是人。

  蛊王的身体扭曲,竟然诡异的避过了,楚枫的致命一击。

  虽然避过了致命的一击,但是楚枫的一剪下去,还是切断了蛊王的一条腿。

  “嗷”

  蛊王发出了渗人的声音,尤其是在这安静的夜空之下,更加容易让人产生恐怖的感觉。

  蛊王受伤,对面的养蛊的人,也不由的闷哼,然后身体踉跄的后退。

  其实楚枫同样心惊,之前虽然听说蛊王可以击杀玄级高手。但是楚枫实际,还是不太相信的。

  但是现在楚枫相信了,不说其它的,是这蛊王的速度,都让玄级高手无法跟的。

  如果不是楚枫始终用神识搜索,提前判断的话,楚枫恐怕也要在速度吃亏。

  而且这蛊王身的毒是无时无刻的,它可以通过空气直接进入空气当。并且这种毒,是古武高手无法抵抗的。

  如果不是楚枫进入地级,已经可以内吸。否则这蛊王的毒,都够楚枫自己喝一壶的了。

  楚枫一个手拿着两瓶酒,脚下不断的飘逸,如果外人看到的话,一定会以为楚枫是在跳舞。

  实际逍遥派的身法,本身以优美而著称的。也不知道逍遥派的开山掌门,是不是个女的。

  不过实际也是看着步伐优美一点,但是这却是凶险异常的。因为楚枫一边要躲避蛊王的进攻,同时还要不断的反击。

  五分钟之后,蛊王已经伤痕累累的,但是楚枫的步伐依然飘逸。

  对面养蛊的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脸色一变,道“你是地级高手”

  他对付过玄级高手,如果是玄级高手,算再高明的闭气功夫。五分钟也足够,自己的蛊王将他毒倒了。

  因为自己的蛊王专注的是气味的毒,对于玄级高手来说,这是致命的。

  除非是可以内吸的地级高手,否则的话,这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在养蛊之人惊讶的瞬间,楚枫闪电般的出手了。这一次楚枫的速度提升到了最快,如果外人看的话,甚至可能看到楚枫出手的虚影。

  这一次蛊王虽然已经在极力的躲避了,但是还是被楚枫劈到了它的七寸往下一点的地方。

  “噗”

  脓血飞溅,跟楚枫周身的灵气碰撞,发出了兹兹的声音。而断裂两半的蛊王,则在地惨叫。

  “噗”

  养蛊的人也大口的咳血,不过他还是强忍着,用嘴吹了一个怪的音节,然后剩下的半截蛊王,立刻飞速的朝着他飞了过去。

  楚枫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他,一步踏出,楚枫利用身法,来到了养蛊人的面前。

  “呼”

  楚枫出掌,准备将这个老怪物毙命。毕竟这种玩毒的人,是非常危险的。难保他不会,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

  看到楚枫冲了过来,这个养蛊的人,突然钢牙一咬,然后将破棉袄扯了下来,朝着校园的方向扔了过去。

  “找死”

  楚枫看到,他竟然敢如此做,眼睛也倒竖了起来,心的怒气不可熄灭。

  下面的都是自己的同学,这些毒虫进入校园,后果不可想象。

  当然这个养蛊的人,也是冒着全家,甚至于全族被杀的命运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发生这样的事情,国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他要遭遇的,恐怕是灭顶,甚至灭族之灾了。

  毕竟国家是绝对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的。否则的话,这个世界不乱套了吗。

  当然了还有一点,是那棉袄之的蛊虫,都是他养的。如果被人抓住的话,那是他致命的弱点。但是为了逃命,他只能这样做。

  楚枫也只能放弃他,楚枫不能看着自己的同学,自己的朋友在这样的危险之下。

  楚枫一掌拍出,滚滚的灵气,直接将养蛊的人排飞,然后身体在空一顿,直接朝着那棉袄追了过去。

  楚枫在半空追了那棉袄,然后用灵气将它包裹,稳稳的落在了地。

  养蛊的人已经跑了,逃出了楚枫神识的视线范围之外。

  “老哥,用你的酒保护你的学校,你可别怪我。”楚枫拿出一瓶贺真给的白酒,浇在了这破旧的棉袄之。

  不管你是什么蛊,怕火是一定的,尤其是高温的火焰。

  这些白酒刚刚撒在面,那些蛊虫开始不安了,不过被楚枫限制,它们根本无路可逃。

  “呼”

  楚枫一抬手,一道灵气过去,将烈性的白酒给点燃了。

  呼

  熊熊的火苗,将整个油乎乎的棉袄给烧着了。不断有各种刺耳的惨叫传出。

  而那已经逃出学校的养蛊的蛊王,则痛苦的在一个桥洞之下扭曲。他的身已经不知道,爆发了多少个血洞了。他的表情刚辞啊更加扭曲,同时也更加的让人感觉恶心了。

  棉袄之的蛊虫,每死一个,他的身会多一个血洞,会多一个伤口。

  棉袄完全的燃烧完毕,养蛊之人也已经变成了一个血葫芦,奄奄一息了。

  养蛊之人将那半截蛊王拿出来,让它去吸食自己流出的鲜血。

  说来也怪,蛊王吸食过他的鲜血,生命力越来越旺盛了,断裂的地方也已经完全愈合,甚至有变长的趋势。

  而他被蛊王吸食过的伤口,也很快愈合了,只不过他的气息也越来越虚弱了。

  这种寄生的关系,也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

  楚枫看着已经熄灭,没有任何漏之鱼的灰烬,手掌一拍,所有的灰烬都随风而去了。

  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破坏的面目全非的篮球场,楚枫对养蛊的人更恨了。

  因为当年篮球赛的时候,楚枫是在这里的,对于这里楚枫是有回忆的。

  当然楚枫心也是疑问的,这个拥有蛊王的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自己又是怎么惹他的。

  不过很快楚枫想到了一个人,细珠,当时帮助小胖时候惹的一个人。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