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色 小说

第三十一章 王的指引

愁眠2020-04-14 04:52:1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击之下,三龙印没有将言诺镇压了下来,铭伶真人心中吃惊异常,这三龙印秘术对于自己,可谓是杀手锏一般的存在。

  从前与人斗法,三龙印这种秘术只有铭伶真人在与人生死相斗时,才会出奇不意的使出,而今日心中对言诺下了必杀之心,才会痛下杀手。

  这种秘术,便是羽霄宗现任的当家老祖也是赞不绝口,化神期之下的修士几乎无人可以逃脱。

  同阶之内的人、魔、妖三族,已经极少有修士与言诺的**相抗,凭背强大的肉|体力量,言诺才得以脱困而出。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一式元磁之光印,只有身临其境的修士才能感到其的可怕之处,而观望之人,却不知其中的奥秘。

  目光投向铭伶真人,言诺的目光中杀意凛然。

  正在吃惊中的铭伶真人,感觉到言诺目光中的杀意,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心神一动,龙吟声响起,湛泸剑自言诺的储物袋中冲天而起,带着杀伐之意,化成一头巨大的蛟龙,咆哮着冲向铭伶真人。

  骤然而出的湛泸剑灵气逼人,幻化出的蛟龙灵性十足,充斥着活性,远非寻常法宝幻化了的灵物那么呆板木讷,让一众观望修士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惊异,心中大为叹息。

  上品法宝,品质无限接近于极品之列,湛泸剑若不是中途而荒废了数万年,剑坯上的灵性有所损失,便是用来做为言诺的本命法宝也不为过,碍于先天不足,此剑只能止步于此了。

  当初子车鼎为言诺重铸此剑是时,言诺只是结丹初期的修为,尚难以发挥此剑二成的威力,现在言诺晋阶到了元婴中期,至少可以发挥出此剑五成的威力。

  据老师子车鼎所言,这柄湛泸剑,足以够言诺使用到化神期不再需要炼制本命法宝。

  铭伶真人见状,三龙印再次冲天而起,向湛泸剑化成的蛟龙镇压而去。

  湛泸剑灵性十足,三龙印固然气势磅礴,又能奈的了湛泸剑如何。

  元碰之光的秘术已然用过一次,此番再连续施展出来,对付言诺已然起不到出奇致胜的效果。

  一时之间三龙印无法奈何的了湛泸化成的雷龙,反而让湛泸剑伤了分毫,铭伶真人不禁心生忿意,心神一动,三龙印再次以一化三,幻成三条蛟龙,咆哮着向湛泸剑扑去。

  湛泸剑论起灵性远比三龙印要强大的多,有如神龙在天一般,气势上甚至都压制的三龙印有些困难。

  “剑修之道,剑意化形。飞剑化形,皆是舍本逐末,你的剑修功法比你苍凡剑仙,还是差上几分,徒有其形而无其意!”

  正在斗法的铭伶真人目光落在言的身上,摇了摇头,又道:“当年苍凡化成元婴之后,在老夫的手下走过了五十余招方才落败,但修为尚浅,但每一剑的挥出,皆有剑意渗入其中,老夫观你今日之剑道,毫无重击杀伐的霸道,却似揉掺了许多杂学在其中!”

  诚然,言诺心中承认,自己的剑修之道揉合了极多的玄门功法在其中,没有纯剑修那般以杀伐之气著称,却又取百家之长而另成一系。

  口上虽如是说,铭伶真人心中也是一惊,虽言诺的剑修之道显的略有些驳杂,但修为却是不弱,咬了咬牙,一道法诀又打了出去。

  “吼”

  三龙印化成的三头蛟龙齐声吼了起来,各自从口中喷吐出一道银芒,纠缠在了湛泸剑化成的蛟龙之上。

  见又是元磁之光,言诺双眼微眯,此前险些吃了一个大亏,在下一瞬间,言诺发现在元磁之光下,湛泸剑化成的雷龙,动做开始迟疑了许多。

  看着湛泸剑被元磁之光束缚,铭伶真人不由发出一声冷笑:“除非你能修炼出化剑成丝的绝技,否则今日你这柄长剑就废在这里!”

  话音落下,三龙印化成的三头蛟龙合三为一,重重的向湛泸剑落了下来。

  见状,言诺双眼微眯,未曾想到这铭伶真人的三龙印如此厉害,敛住心神,口中念念有词,接连数道法诀打出。

  只见在湛泸剑化成的蛟龙,骤然间爆发出刺眼的灵芒,随后化成一瓣瓣的三尺有余的剑状莲花花瓣,分散开来。

  “轰!”

  一击落空,三龙印再次重重的轰落在地上,烟尘、波动令心中悸动。

  令人惊讶的是,湛泸剑化成的莲花花瓣飞于半空中,立时组合到了一起,化成一朵巨大的剑莲,散发着征伐的剑意,浮于半空之中。

  化剑为丝的境界,言诺至今没有领悟到,倒不是言诺资质不够,只是言诺所修的功法太过庞杂,无法将全部精力集于一道之上。

  而化剑为莲,只是青莲剑歌诀上的取巧之技,尚不能与化剑为丝的绝技相比,言诺的施展下来,却也让湛泸剑躲过这一劫。

  若不然,三龙印一击之上,湛泸剑难免会灵力受损。

  羽织、禾季、闻寒三人皆是苍凡剑仙真传,对剑修一道自然是熟悉无比,见言诺施展此术也是心中一惊,羽织、禾季自是不必多说,目光中除了惊讶,更多的是异彩连连。

  闻寒的面色却是越发的寒冷了下来,看向言诺的目光中除了难以置信外,更多的是怨怒之色。

  心神一动,化成剑莲的湛泸剑化为原形,落入到言诺的手中。

  将目光投向铭伶真人,言诺面容淡漠:“既然阁下说言某的剑式不纯,言诺这便以剑式来与道友切磋!”

  话音落下,言诺周身剑气弥漫,那剑气甚至让言诺的模样都扭曲了起来。

  感受到言诺身上的剑气,铭伶真人也是面色凝重,三龙印被摄于胸前,却未曾向先前那般,采取攻势,而是尽取守势。

  虽然剑修一道,在九州人界极为少见,但一众修士在古籍中得知,剑修者擅于攻而疏于守的这个道理。

  蓦然间,言诺反手一剑挥出。

  仅仅是一霎那,空气被剑气撕裂了开来,花岗岩石构成的地面,在剑锋之下有如破竹,崩碎了开来。

  剑锋所指便是铭伶真人所立之地。

  “轰!”

  湛泸剑依然在言诺的手中,剑锋已然落在了挡于铭伶真人身前的三龙印上。

  响声中,铭伶真人后退了三步,面容上神色凝重:“不错的剑气,在元婴中期同阶修士之内,与你能正面抗衡的修士寥寥无几!”

  随后铭伶真人话音一转:“老夫手中的三龙印进可攻、退可守,可谓是攻防一体,纵是你手中的长剑品质非凡,纵是你的剑气凶厉,在老夫的三龙印前,依旧是难以有所做为!”

  闻听此言,言诺也是皱了皱眉头,铭伶真人所言不虚,这三龙印可谓是一件重宝,仅仅是那元磁之光,一击之下便足以轰杀同阶,剑修一道遇此强敌,一时之间着实是难以破除。

  况且此人从气息上来看,不是像扶昆那样刚刚晋入到元婴后期修士,实力在同阶元婴后期修士中,绝对可以称的上是排名靠前的存在。

  “剑修之道破不了你的防,言某倒要看看是你的三龙印结实,还是言某的巨鼎霸道!”

  话音落下,言诺将手一挥,一物冲天而起,瞬息之间做成一尊巨大的青铜色的大鼎,闪烁着灵芒,在空中褶褶生辉。

  白虎妖皇鼎,当初蚀伽魔界白虎妖皇带着巫、妖两族抵挡西玄魔域的魔族入侵,而铸造出的此鼎,使用此鼎不知曾镇杀过多少魔物。

  鼎身之上,至今还留有魔气与杀气,令人有些不寒而栗。

  白虎妖王当初铸造此鼎时,便是化神中期修为的大能,这鼎又岂非寻常,时至今日,言诺仍旧无法悟出此鼎的精妙,只能当做镇器用来镇压。

  看着天空中的巨鼎,还有那散发出的威压与杀气,让铭伶真人心中不由一怔,冷冷的打了一个寒颤。

  一股极为危险的感觉从铭伶真人的心头升起,面色除了凝重之外,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不仅仅是铭伶真人,便是那些羽霄宗的修士看到了白虎妖皇鼎时,心头也是没有来由的一滞,感觉到妖皇鼎中散发出的强大杀意。

  看着铭伶真人,言诺一声冷笑:“铭伶道友!方才言某几乎中了你的必杀之局,这一次看言某如何来来镇杀于你!”

  在言诺的话音刚刚落下,妖皇鼎带着破空之声向铭伶真人轰然镇压下去。

  见势不好,铭伶真人身前的三龙印暴然而起化成丈余方圆,向天空中的妖皇鼎迎去。

  “轰!”

  巨响起从空中传来,两年宝物之间的撞击力,化成了一圈圈的能量波动,所到之处影像模糊了起来。

  妖皇鼎在撞击声中,依然悬浮于半空之中,而三龙印却是一声悲鸣,倒飞了回来。

  与此同时,铭伶真人面色惨白,不由的倒退了数步,面容上尽是不可相信之色。

  三龙印可以说是件品质相当不错的宝物,但在妖皇鼎面前却显的略有些不堪,毕竟妖皇鼎是妖族化神期大能的宝物,纵是三龙印寻同一般,在镇杀的力量上又怎能与妖皇鼎相比。

  此时的言诺心神一动,操控着妖皇鼎向铭伶真人轰来。

  见状,铭伶真人心知不可力敌,御起身形向一边躲去。

  言诺又岂肯善罢干休,妖皇鼎不时轰向铭伶真人,在试剑台上留下一个个深坑,整个试剑峰笼罩在一层烟尘之中。

  此时的铭伶真人可谓是狼狈至极,妖皇鼎在天空中不是地的轰杀下来,而言诺的长剑也不时的横扫而过。

  做为元婴后期修士,铭伶真人距离那元婴期大圆满也仅仅是半步之遥,在宗门内让人高山仰止,何曾像今日这般狼狈过。

  羽霄宗上下一众围观的修士也是惊的目瞪口呆,这种结果是其所始料未及的。

  一时之间,铭伶真人的处境可谓是岌岌可危。

  “言小友,得饶人处且饶人!”

  一道声音不知由何处发出,却在羽霄宗上空回荡不止,声音庄严而又带着几分和善。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