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色 小说

第二十六章 涅槃重生

愁眠2020-04-14 13:12:1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其实并不是蔡文印的修为真如阿克拉所说一般,差得一无是处,而是阿克拉的眩光天隐功法太过逆天,阿克拉之所以可以凭借着真灵境六级战胜张一凡,除了那幻化而出的盾牌,还有就是他诡异的身法,当然,摩柯指也同样威猛无比,只是目前阿克拉的元玄力还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他的威力。

如果阿克拉修炼的是一般的功法和一般的元玄技,那么他是绝对不能越级挑战的,即使能够越级挑战,也不可能违背常理,战胜真魂境三级的张一凡,要知道元修界同样也遵循这世间的法则体系,受到这种法则的限制,元玄力的差异就造成了两者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但是阿克拉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挑战这个世界的法则体系,因为他修炼的功法是青龙玉典,是世间至高功法,同样,青龙玉典衍生出来的元玄技也是世间顶尖的元玄技。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阿克拉才能越级战胜元玄力等级比他高出数级的张一凡。

蔡文印停止了攻击,此时他的心中骇然的同时又极其的愤怒,真魂境四级巅峰的他在第一回合对阵时就落了下风,刚才的攻击又是连对方的衣角都没能触碰到,这怎么能让他接受得了,他向来自视甚高,从不将一般人放在眼中,阿克拉的诡异身法和强悍到和自身元玄力不相符的战力,让他不得不认真对待。

蔡文印怒道:“哼,逞口舌之辩,待会儿让你知道怎么死的!”

说完,他的长枪一抖,一抹暗红色的光芒瞬间从枪尖爆裂开来,在空气中发出“吧唧吧唧”的爆裂声,他表情变得极为阴沉可怕,他爆喝一声:“道云小贼,受死吧!”

他长枪一抖,天空也随之变色,变成了妖艳的暗红色。

蔡文印不愧是真魂境四级巅峰的高手,他的战力瞬间飙升,看着红芒的出现,阿克拉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凛,对方毕竟是货真价实的真魂境四级巅峰的高手,他不敢大意,右手手掌灰白色光芒暗自浮动,青龙玉所幻化的盾牌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三面透着暖黄色光芒的盾牌,直立在阿克拉身前,他直视着蔡文印说道:“大言不惭,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蔡文印的气势还在攀升着,他手中的长枪也变成了铜红色,他脚下一蹬,手持长枪,向着阿克拉攻击而去。这一击的威力恐怖至极,要是被其击中,即使是坚硬的玄铁也将瞬间土崩瓦解,支离破碎。

不过阿克拉有青龙玉在身,虽然对方的攻击恐怖至极,但是他丝毫不惧,这枪径直朝他攻击而来,阿克拉站立原地一动也不动,任由蔡文印袭来。

“碰--轰---”

长枪和阿克拉的盾牌紧密的接触在一起,峰卷残云,尘土飞扬,大地龟裂,随之,刺耳的撞击声响起,长枪在青龙玉所幻化的盾牌上划过,一阵耀眼的火花闪起。

长枪枪尖偏离,在青龙玉幻化的盾牌上一阵刺耳的啸叫,尘埃落定,盾牌之上没有出现哪怕一丝的痕迹,而蔡文印的长枪的枪尖居然被磨损了,肉眼可见,触目惊心。

蔡文印瞳孔放大,心中一凛,顿时掀起惊涛骇浪,要知道他的长枪的枪尖可是用万年玄铁炼制而成,其坚硬程度超出了平常的一切金属,并且极其锋利,削铁如泥,但是刚才的一击,面对着不知名的盾牌一样的武器,枪尖居然受损,而反观盾牌,丝毫没受影响,在盾牌之上,那么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如何不让他吃惊,刚才的一幕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观,他下意识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那是什么武器,居然可以让我的贯日长枪枪尖受损?”

阿克拉冷笑一声,说道:“哼,你没有必要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怎么?为刚才的大言不惭打脸了吧,是不是很响亮,很享受?”

蔡文印吃惊之余,强制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慢慢冷静下来,虽然刚才的一幕让他心中久久不能平淡,但是他毕竟是真魂境的强者,实战经验极其丰富,并且他所获得的今日的修为都是他一点一点从血的教训中总结出来的。

他长舒一口气,喝道:“再来!”

说完,又是长枪一抖,一股比先前更加璀璨的光芒缓缓亮起,这股光芒的气势比之前强烈了不止一星半点,他的牙齿被他咬得咯咯作响,他向来是自负之人,今日上门主动找茬,原本是想给对方一个教训的,但是结果却是让他放弃了当初的想法。

他知道眼前的阿克拉配做他的对手,这也正激起了他的傲气,对于他来说,今日一定不能败,如果败了,那么他的颜面将扫地,心中将种下心魔,以后将伴随着他一生,永远挥之不去。

红色的光芒快要将整个天空都染成红色的,他的气势再次节节攀升,他怨毒的看着阿克拉,一字一句说道:“连一个真灵境六级的杂碎都对付不了,我以后还如何在学院立足!”

阿克拉轻蔑的一笑,故意激怒对方说道:“其实,结果你最清楚!”

“哼!”飓风猎猎作响,蔡文印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比之前更胜,他的身材也在这股气势的影响下,仿佛高大了许多,不再显得佝偻萧条,他不能败,也没有败的理由,他长枪一指,带起空气的爆响声。

“啊!!!受死吧!!!”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手持长枪,犹如流星坠落一般,已经朝着阿克拉攻击而去。此时他已经发动了自己的最后一击,也是最强一击,成败在此一举,他自信他这招一共九式的贯日九绝,一定可以战胜阿克拉。

阿克拉嘴上虽然蔑视对方,但是手上却丝毫不敢轻视,宗思腈导师告诉过他,不能小瞧任何的对手,如果不然,定会吃亏,甚至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没有再次被动迎战,他人虽然站立在原地,但是已经控制着盾牌朝着蔡文印攻击而去。

两股不同颜色的力量,一股是耀眼的暗红色,一股是灰白色,两股力量最终碰撞在一起。

“轰--碰--滋------”

大地颤抖,万物失色,随着一枪一盾猛烈的碰撞在一起,一股极强的气流瞬间溢散开来,周围数丈之内的一切都被这股气流吞没,变成了粉末,而一旁的余赊海收到了这股余波的影响,被震飞出数十米方才瑟瑟停步。

这一击之后,两人都纷纷向后退后的数步,而也在同时再次发动了攻击。

“碰--轰--碰--轰------”

两人持续了在电光火石之间进行了数十次的对决,但是两人都没能最终战胜对方,而阿克拉变攻击便轻笑着说道:“你这狗吃屎一样的把式,也就能糊弄糊弄小孩,想战胜我,还差得远,回去苦练吧,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阿克拉有意激怒对方,他其实一上来就可以使出最强攻击,一气呵成将对方击败,但是他目前最为欠缺的是实战经验,因此每一次的战斗,对于他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

虽然之前宗思腈告诉过他,不要小瞧对手,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战胜对手,不要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但是对方力量和自己的伯仲之间,这种同等力量下的较量,正是阿克拉所需要的,同时他也想测试一下自己的修为的极限是多少,找出和洛林生存在的差距,然后极力的去弥补。

蔡文印此时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一般的颜色,他在刚才对敌之时已经用了全力,电光火石只见的对决已经让他不能开口讲话,只能专心对敌,而阿克拉却能开口讲话,并且言语中赤裸裸的蔑视让他全身的气血一阵沸腾,差点不受控制,一口鲜血喷出来。

两人的对战都是硬对硬死扛,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阿克拉看出对方的元玄力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下降这,而阿克拉同样也是如此,他觉得今日的对决到此应该结束了,如果单纯比拼元玄力,那么到最后自己自己能够战胜对方,也是杀敌一千,子孙八百的结局。

想到这里,阿克拉淡淡道:“就这点能耐,就敢出来大言不惭,你导师就是这么教你的?废物!”

话音一落,阿克拉原本站立在原地不动的身体瞬间动了,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虚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是蔡文印的身后。

蔡文印一惊,阿克拉的诡异的身法确实让他暗自心惊,他正面需要抗住攻击过来的盾牌,而阿克拉已经绕到了他的背后,他暗道不好,但是当他想再次做出对应的时候,为时已晚。

背后一阵冰凉,这股冰凉气息他极为清楚,第一次试探性攻击的时候,他的手臂就是被这股寒冰之气所震,现在隐隐还心有余悸。而此时这股寒气再次出现,席卷了他的后背,从后背直指内脏,也就在这一瞬间,他的动作居然变慢了,面对证明攻击而来的盾牌,他只能机械式的被动的抬起长枪防守。

碰----

蔡文印的长枪和盾牌撞击在一起,蔡文印惨叫一声,爆退而去,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喷薄而出,但是鲜血还未落地,便被冻成了血块,连同他的身躯一起,被冻成了粽子一般的冰雕。

阿克拉没有手软,指尖光芒一闪!

“朝天一指!”

“轰!”

冰雕被一击即中,随之伴随着破碎的声音,冰雕变成了无数米粉一般的碎屑,而蔡文印的身躯倒飞而出,在地上拖出一道粗目惊心的沟壑,最终撞击在一旁的大石上,巨石龟裂,蔡文印再次喷出一口黑血。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