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色 小说

第二十五章 一无所获

愁眠2020-04-14 14:52: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穆狼四个带着伤回到了月仙洞府,他们虽然多少有着些许的不舒服,但是当他们进入到月仙洞府时都抛之脑后一点都不去想,在这里的他们只想保持安静毕竟这里是别人的洞府,当然要守规。

  穆狼四个进入月仙洞府后立马盘坐下来运转灵力,伤势最严重的穆狼还不小心将自己的血递到了地面上,而虚入的沐夕这白着嘴唇运转着功法微弱的吸收着灵气一副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梦兰直接掏出大伙给她的灵珠直接破开放入口中一口吞了下去,微喘了一下立马就运转起了功法将灵珠的精华吸收,白倩是几人中消耗较少的一个但她依旧是有着些许脱力的坐在地上运转功法恢复自身的灵力,在秘境中麒麟微微抬起头看向穆狼四个见到这样的状况也没说什么将头放了回去,只要不发出声响闹出太大的状况吵醒抱着他的女主人,他们四个干啥几乎都是可以的。

  麒麟这边刚将头放回去准备和主人继续沉睡时,一个不速之客也来到了月仙洞府的入口,他就是巨龙那头已经愤怒到极点的巨龙,巨龙被时间停滞给控住后依旧可以看到发生了什么没办法巨龙相比起穆狼还是有些强大的毕竟是一头血兽境的灵兽。

  巨龙在时间停滞的三十秒内看着猎物逃走这可以说是对他莫大的羞辱,而他在时间停滞解除的瞬间就扇动翅膀直接腾空而起急速的向穆狼四个冲过去但还是晚了一步,当他赶到落地后穆狼已经回到月仙洞府之中,月仙洞府的灵力传送门本来就是隐形的加上巨龙没有月仙的令牌,巨龙连发现传送门的机会都没有,在他眼里看来穆狼四个就是直接人间蒸发了。

  “吼,别让我找到你们几个小家伙,不然你们就死定了这次我魔焰绝不留情!”

  魔焰叫嚣道,但双眼却一直在转动观察着附近的一切风吹草动,生怕错过什么让穆狼四个有“逃走”的机会,魔焰缓缓移动着口中不断的说着话。

  “你们几个小东西,千万不要被我逮到了,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我会慢慢的折磨你们,咋干你们的所有利用价值……”

  魔焰说着忽然他,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闪到的一块巨石之后,这时魔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随后直接扑了上去一口龙息直接将岩石融化成了岩浆,但是岩石后面可不是穆狼,而是一只雪白的小兔,小兔的身上还有着一个银色的小月亮标准。

  魔焰见到兔子的的一瞬间便什么也没有想直接张开巨大的嘴准备一口将兔子给吞掉,而兔子面对这样的场面却丝毫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反倒给了魔焰一个鄙视的眼光,魔焰见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动爪将兔子给抓了起来,随后直接往嘴里送但当他快要将兔子送到口中的时候,一头全身宛若玉石打造的麒麟直接将兔子给劫走了。

  那头麒麟一声如玉般的鳞片,头上长着两根较短的犄角,犄角的中心白色的兔子就安静的趴在哪里,没有一点的不适合不放心仿佛这一切都是非常自然,本就应该这样。

  兔子看着眼前的巨龙,对着麒麟问道:“小玉,怎么是你来啊月仙老祖怎么不出来啊?”

  麒麟也没有什么不适的,双眼盯着前面回道:“月仙师傅,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

  兔子听了麒麟这话,顿时有些许失落,道:“老祖睡着了,好可惜我还有好多修炼上的问题要去问她那,比如月牙和我创造的灵月杀等等法术要怎么样才能将灵力的消耗减到跟少。”

  麒麟听到兔子的话,微微的笑出了声很微弱的笑声,但是这样微弱的笑声还是被大耳朵听力好的兔子给听到了。

  兔子顿时怒,道:“你笑什么聂玉,很好笑吗?”

  麒麟聂玉摇摇头,道:“不不怎么好笑,只不过这些问题如果你问我我应该也可以帮助你的啊,月柔师妹这些师傅都已经教过我了。”

  兔子月柔听了聂玉的话,有些不敢相信的道:“老祖全都传授给你了!这可是我们一族秘法的一部分唉,秘法诶传承秘法怎么可能说传出去就传出去。”

  聂玉依旧保持着笑容,道:“我想也是这样的,可是师傅就是传给我了她说这样别人来这里问一些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就可以帮忙简答不用去吵醒她了。”

  月柔听到有些失落的道:“这样啊本来还想见一下老祖,联络联络感情的既然她嫌我们烦,那我们今后还是少打扰她好了。”

  聂玉见,月柔有些失落,立马补充,道:“不,不,师傅并非嫌你们烦反到有人来找她她才高兴那,她只是不想有人打扰到她睡觉而已了。”

  月柔立马反驳,聂玉说的话,道:“可是……”

  聂玉和月柔一直在对话,魔焰被他们晾在许久都未去理会,魔焰这时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先前就放跑了到嘴的肉现在连一只兔子也不理会他和麒麟聊天,还聊得贼起劲根本就不吧开着第三层形态的他放在眼里,这让他一头龙的面子往哪隔?

  “吼~~~”

  魔焰终于忍不住了,他要爆发了先以一声怒吼引起月柔后聂玉的注意力,随后直接就是一口龙息喷出,直袭月柔而去仿佛要将一身的怒火都倾斜在这个目中午龙的小兔子身上,可他似乎忘了一点这个兔子可是趴在一头麒麟的头上犄角中间的位置,这一口火焰杯聂玉支撑起的翠绿色能量壁给尽数挡了下来,聂玉和月柔两个毫发未伤而还保下了身旁所有的失误令这一口龙息连一片叶子都未焚毁。

  月柔,被这一下龙息给强行打断刚要出口的话,于是疑惑的问道:“聂玉师姐,老祖家这里怎么会有这么智商欠费的亚龙种?”

  聂玉看着眼前十分面生还有些许欠收拾的魔焰,摇了摇头表明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状况,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一头傻帽亚龙,不过在这时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随后将月柔放到了地上,对其露出了一个微笑,随后传音道:“月柔师妹我想到了一些事情,你先进入师傅的洞府,师傅在里面睡觉你不要发出任何的声响惊醒她哦,不然后果你知道的。”

  聂玉说着,直接扑向了魔焰准备跟他“和平相处”一下,顺带教育一番这个胆敢往她傲人的麒麟角吐龙息的傻大个。

  魔焰面对迎面而来的聂玉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在他的眼中这头麒麟就是自不量力来挑战他的威严,可当聂玉真正开始露出其恐怖实力的时候魔焰想溜已经来不急了,聂玉强有力的麒麟蹄在与其接触的瞬间魔焰便觉身体受到了万丈山岳的撞击一般,那一下直接讲究破开了他的防御直接震碎了他的鳞甲将其崩得粉碎,将他的龙骨直接崩裂开来,整个人都被这一下给推出去百米。

  魔焰被聂玉的这一蹄直接就快要去了半条命,可这一蹄只不过是聂玉最普通的攻击而已,都没有用上一丝的灵力全凭这自己肉身的力量在战斗,若是用上一丁点的灵力魔焰的身体上怕不是要开一个洞或者留下一个无法抹去的麒麟蹄印。

  聂玉看着被推出来的魔焰,道:“好弱啊,这么弱的你根本就不需要我出手,念在你修行不易我放你一条生路,我劝你赶紧离开不要做什么傻子才干得出来的事情。”

  聂玉话音刚落,魔焰便起身,道:“是吗?可是我已经傻到不想活下去,我今天丢的脸已经有些多了那,而且我也发现了那些小臭虫藏身地了,虽然看不见可是我已经知道位置在哪里了,所以今天不论生死我都要斩了他们!”

  他们二字一出口,强大的紫色灵力就从他的身体中迸发出来,形成无数个魔焰,这些魔焰和越来的魔焰无论是气息还是受伤程度什么的完全相同。

  分身后众魔焰苦笑道:“哈哈哈,如果不是忙着提升修为误了法术修行恐怕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吧,如果法术修炼没有怠慢我就能直接干掉那四个小臭虫,也就不至于追到这里了。”

  众魔焰说着,直接震动肉翼飞了起来,扑向月仙洞府的入口处,聂玉见此并没有阻拦,而是问道:“你确定不会头了吗?”

  然而面对聂玉的问题,众魔焰没有一个回答,而是莫不做声的冲向月仙洞府的入口,三秒后最后一头魔焰从聂玉身旁飞过,聂玉抬起的前蹄,直接一直踏在虚空之上,强大的威压随着翠绿的灵力波纹向外迅速散开,威压直接将空中的魔焰全部都给压到地面上动弹不得,包括里月仙洞府最近的魔焰主身也一样,这时空中再次传来了,“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是要死在这里还是赶紧夹着尾巴逃?”

  “龙一族无所畏惧,我选择……”

  魔焰的话还未说完,聂玉便又踏出一步,这一步直接激起五色灵力波一下便将在场的所有魔焰化成了灰,这一击过后聂玉回到地面上,向月仙洞府的入口走去。

  到达入口前,聂玉背对着那一堆的灰烬,道:“敬你是条汉子魔焰。”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