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色 小说

第三十五章 三百零一章 鬼知道什么情况

愁眠2020-04-13 22:12:1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瞧杨欣柔说着,将手里的小袋子打开便从里面掏出了十数只拥有着各种颜色的小旗子,小石头这才反应过来,道:“原来,柔儿,这个小袋子是你从他···那个···李锦绣身上搜出来的?”。

杨欣柔道:“要不然您以为呢?石头哥哥!方才,我看这三个坏蛋被那雄腾蛇喷出的内丹给击杀了去,而石头哥哥您又正忙着与那雄腾蛇说话,所以我趁着您不注意的便···嘻嘻!所以,石头哥哥,您不会怪我吧?”。

小石头道:“怪你什么?傻丫头!柔儿,既然你会用这个小袋子,那咱们便快着些将这雄腾蛇的尸体收起来吧!这会儿也不知蛟龙潭里的那雌腾蛇怎样了?有没有被那一伙人给诛杀掉?咱们必须赶回去看看,要不然若是让那雌腾蛇给逃走了,咱们无法向蔡老爷子交代!”。

杨欣柔道:“嗯!石头哥哥,你看,咱们只要往这小袋子里注入一些法力,然后再这么轻轻的一拉,这个小袋子便可以打开了;而您若是想将这腾蛇的尸体收回袋子里或是将袋子里的东西取出来,那您便只需再往里面多注入一些法力,然后在心里面念想着自己想要的便可以了!你看!收!放!收!放!收!呵呵!怎么样?石头哥哥,这小袋子好用吧?”。

小石头道:“看你用的确实是挺容易的!柔儿,我可以试一试吗?”。

杨欣柔道:“石头哥哥,你这个坏蛋!以往做坏事的时候也不曾想问过人家可不可以,倒是这会儿却与人家装模作样的客气起来了!笨蛋!诺!给您!”。

被杨欣柔这么一说,且见得她这会儿还双眼满含深情的白了自己一眼,小石头心下只即尴尬又温暖的咳了咳,道:“柔儿,你真好!”。

杨欣柔道:“傻样!石头哥哥,您快着些吧!咱们这不是还得赶回那蛟龙潭去吗?”。

小石头道:“嗯!小袋子···雄腾蛇的尸体···收!收!咦!柔儿,这···这雄腾蛇的尸体我怎么便收不进去呢?”。

杨欣柔道:“笨蛋!石头哥哥,柔儿平时看您不是还挺聪明的嘛!这会儿怎么便变得这么笨了呢?这雄腾蛇的尸体这般巨大,且它身体里蕴含的能量和妖力这般强大,您若是不多往小袋子里注入些法力,那它哪里却能发出足够的吸力将那雄腾蛇的尸体收纳到袋子里去嘛!”。

小石头道:“原来,这小袋子在收纳物品时所用的法力的大小却与要收纳进去东西的大小和灵力有关啊!那我明白了!腾蛇尸体,收!”。

看小石头说着,仿佛是小孩子得了一个好玩的玩具似的,欢喜的凝聚起更多的法力便将那雄腾蛇的尸体“嗖”的一声收纳进了纳物袋,杨欣柔温柔的看着他只道:“好了!石头哥哥,咱们快些走吧!若是去的晚让那雌腾蛇逃了,那您便无法向那蔡老头交代了!这些不也都是您说的吗?笨蛋!嘻嘻!”。

小石头道:“好!咱们走吧!柔儿!”。

杨欣柔道:“嗯!”。

前时因缘合不适,今朝莫名聚又迟;纵使相逢应不识,它日缘聚亦相知!

便在小石头与杨欣柔用那从李锦绣身上搜来的纳物袋收了那雄腾蛇的尸体,然后急忙的赶回到蛟龙潭小心翼翼的潜伏进那瀑布后的洞穴时,但见那洞穴里除了此前紫儿与陈凤仙等人与那雌腾蛇交战留下的痕迹外,周围却是一个人也没有了。

想自己两人此行之所以会到这蛟龙潭来,为的便是实现对蔡家村的蔡旭蔡老爷子的承诺,但这会儿见得洞穴里却是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小石头与杨欣柔不甘心的只赶忙顺着那溶洞进得洞穴里面的最深处,然后待看见那百多丈大小的,且在那石壁脚下长着一株奇异的、结有几颗青色的果子青藤,而在那青藤旁边还躺着一具骸骨的石室,两人这才停下脚步,慢慢的靠近了那具骸骨,道:“这莫不便是那蔡老爷子说的,是他们家老爷子死后遗留下的骸骨吧?”。

杨欣柔道:“定然是了!石头哥哥你看,这儿还有那蔡老头他爹留下的几行篆刻呢!咦!这···这些篆刻上面的灰尘都被抹去了,方才似乎有人进来过!石头哥哥!”。

小石头道:“是啊!灰尘没有了!难怪那雄腾蛇方才会从这洞穴里逃出去,原来却是因着实力不敌那一伙人,而那雌腾蛇想来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夫君逃走,所以才故意的留下来阻拦着那些人,但只是···哎···”。

杨欣柔道:“我道那雄腾蛇方才为什么却会在与您说着话的时候突然的仰天咆哮呢!原来却是它在听得那一声雌腾蛇的长啸之后便知道---雌腾蛇---死了!”。

小石头道:“雌腾蛇的长啸?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柔儿!”。

杨欣柔道:“那便是···是了!石头哥哥你不记得!其实方才在咱们追赶着那雄腾蛇到见得那李锦绣,然后它喷吐出内丹将那李锦绣三人诛杀后不久,也便是在您将那雄腾蛇的内丹捡起来还给他与他说话的时候,我远远地便听得从这和蛟龙潭传来了一声凄厉的长啸,那是我还道是那雌腾蛇受了什么重伤呢,却不想那一声长啸竟然是···是她在临死前向自己夫君传递着她最后的爱恋!石头哥哥,你说,咱们是不是有些太过残忍了?人家夫妻两人本来过得好好的,且还是这么恩爱的一对可人儿,可便因着咱们的到来,然后他们便···便不得不天各一方的···死了!石头哥哥!”。

看杨欣柔说着,莫名的便伤感了起来,小石头赶忙的只将她用力的搂入怀里,道:“不怪你!柔儿!一切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非得答应着蔡老爷子来这儿将这两条腾蛇诛杀,且还贪心的想要得到他们的内丹,那也不会惹得你忽然的伤心了!但只是,柔儿,咱们在那荒漠里与各类毒虫、妖兽相处厮杀了十年,那会儿也不曾见你会为它们的死感到难过,为什么现在却会为了这两条腾蛇,忽然的便感到难过了呢?柔儿!”。

杨欣柔道:“那是因为···石头哥哥,咱们在那荒漠里之所以会与那各类妖兽厮杀,为的是能够让自己活着,可现在并不一样!那雌、雄两条腾蛇与咱们本是无冤无仇的,且它们也从来不曾想过要吃了或杀了咱们;然,咱们只为了他们的内丹和对那蔡老头的一句承诺,这会儿无缘无故的便要将他们杀了!石头哥哥,你说咱们这会儿却也那害得咱们家破人亡的李熬有甚区别?”。

小石头道:“这不一样!柔儿,咱们是人,而那雌、雄两条腾蛇它们是妖兽,所以···”。

杨欣柔道:“这有什么不一样?石头哥哥!在柔儿看来,咱们与他们都是一样的!咱们有思想、有痛苦、有感情,他们一样的也有思想、痛苦和感情;咱们会因着父母的逝去、亲人的离别而感到伤心,他们却也一样的会为同伴、妻子的死去而感到难过;且,刚才他在听得自己的妻子死去前最后的一声嘶吼之后,那伤心欲绝的模样,柔儿知道,从那一刻起,他与咱们其实已经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了!因为从那一刻起,柔儿能够感觉到他与咱们一样的都是人!他是人!石头哥哥!”。

听得杨欣柔这话,小石头感觉着自己脑袋里忽然“轰隆”的一声,背后冷汗津津的只支吾着道:“柔儿,你···这些话都是谁与你说的?为什么你忽然的却这般的···”。

杨欣柔道:“没有人与我说过!但只是我方才想到那雄腾蛇最后的那···那生无可恋的模样,忽然便想到的!石头哥哥!”。

小石头道:“是吗?生无可恋?我一直都以为,咱们与那些毒虫野兽是不一样的!但不想你方才的这番话却让我感觉着···感觉着···原来因着我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以前的我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的活着罢了!柔儿!”。

杨欣柔道:“不管咱们以前是不是自欺欺人的活着,但我只希望,咱们以后切不可再像今日这般的做出这些···这些···做出这些棒打鸳鸯似的让人厌恶、憎恨的事儿,可以吗?石头哥哥!”。

想自己以前在荒漠里与那一众妖兽厮杀的时候也不曾想得,想得自己今日竟然会如此荒唐的答应着杨欣柔不再轻易地诛杀妖兽,小石头此时心下不由得只有些了然和诧异,道:“好!我都答应你!柔儿!”。

杨欣柔道:“那太好了!石头哥哥,谢谢你!呵呵!石头哥哥你看,这石床上篆刻的字似乎是在说---万物修行立天地,实心虚物悟人生;善恶明心悟本性,佛留心田筑乾坤!心不能明,人不能悟,得多亦失,攀高亦低;故修者需明眼、耳、鼻、舌、身、意之六贼偷盗,贪、嗔、痴三毒之荼蘼!然,吾心痴迷,悔不听你言,一心一意只奢求法力神通之勇猛精进,但不想待得金丹圆满,修为极尽,到得最后却身死于此,泯然众人!心不甘之至!不甘之至啊!轩辕!”。

听杨欣柔这么顺畅的便将那石床上的篆刻都诵读了下来,小石头惊讶的只看着她,道:“你认得这上面的字儿?柔儿!”。

杨欣柔道:“不认得啊!不过,我感觉着它写的也便是这么个意思,所以顺便的也便读了出来而已!石头哥哥!不过,石头哥哥,我看那菜老头也太是糊涂了!自己的爹爹明明是金丹境的修者,但只因后来直到寿元耗尽都未能悟道突破境界死在了这儿,可他却以为自己的爹爹是筑基期的修者,且是为了等待那青色的果子成熟而耗死在了这儿!真是荒谬!哼!”。

小石头道:“好了!柔儿!咱们也莫要说了!这会儿既然已经完成了对蔡老爷子的承诺,那不若便回去了吧!出来找你姐姐已经这么十数日了,这会儿却一点儿的消息都没有,咱们也不知该到得何时才能重聚!”。

杨欣柔道:“您又想姐姐了?石头哥哥!”。

小石头道:“嗯!这些年虽然过得艰苦,但咱们至少也知道自己是活着的,但紫儿她却···村子里的人都死了,爹爹、娘亲他们也都不在了,而紫儿她只自己一个人孤单的活在世上,我怕她一时想不开的便会···柔儿,你明白吗?”。

杨欣柔道:“我明白!我也担心着姐姐她会···石头哥哥,咱们这便回村子里去吧!我也想快着些找到姐姐,然后让您与她···免得你老是欺负人家的,让人家不能好好的···好好的···歇息!”。

小石头道:“你这丫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咱们今夜便不走了!柔儿···”。

杨欣柔道:“石头哥哥你这个坏蛋!人家才说着你便···嗯···呼呼···石头哥哥···你这个坏蛋···嗯···”。

和风细雨润草生,瓢泼磅礴树土从;河水暴涨淹两岸,“霸下”护民心不同。

也便在那巨龟“霸下”心不甘、情不愿的被运使着妖力镇压那因着暴雨降临而暴涨了的黄河水流之时,紫儿与陆明、王俊三人在诛杀了那雌腾蛇之后赶忙的只将她的尸体收纳进了纳物袋,然后带着那身受重伤的陈凤仙、张重、袁魁等五人立马的离开了蛟龙潭,在上游数里外的一处河段找到一处洞穴躲藏了起来。

想自己随着大师兄一行下山历练以来,一直都还算是挺顺利的,但不想在今天这么一日之内便有无五人身受重伤的想要行走都不能,紫儿当下只即紧张又担忧的将纳物袋里的“救命丹”取出来,给陈凤仙、张重几人又喂了一颗,道:“大师兄、张师兄,你们感觉着怎么样了?伤势还好吧?要不咋们现在便想着办法联系师伯和师尊他们,让他们来救咱们!”。

陈凤仙道:“不···不用···紫儿···紫儿师妹!我与张师弟他们现在虽然伤势颇重,但却还不足以致命!但只是我怕···怕那余佳他们会杀个回马枪,忽然的带人来追杀咱们!所以,紫儿师妹,咱们必须快着些离开这儿!毕竟,这儿离得那蛟龙潭太近了!”。

紫儿道:“这个您倒不用担心了,大师兄!想那李锦绣竟然敢舍了余佳六人叛逃,而那余佳等人却还不曾被那雄腾蛇杀死,所以我想那余佳这会儿只怕正想着各种办法的寻找那李锦绣,找他算账呢,他哪里却还会知晓咱们并没有死,且还得了那雌腾蛇的内丹和尸体呢!”。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